您的位置:我得杂志网 > 新闻中心 > 杂志文章 > 降息无助于解决融资难
降息无助于解决融资难
 
复旦大学管理学博士,理论经济学博士后,高级会计师。北京财税研究院研究员

201411月,央行宣布下调存贷款基准利率,称此次降息目的“重点是发挥基准利率的引导作用,促使实际利率回归合理水平,着力缓解企业融资成本高这一突出问题”。我国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一直是个突出问题,此前相关部门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缓解这个问题,例如定向降准、发展民营银行、缩短融资链条等,但效果并未完全达到预期。

但有些出于央行预料的是,降息政策宣布后,票据直贴利率不降反升,银行间7天回购利率也较降息前微升,债券市场的国债、信用债收益率全面上行。而且,降息点燃了市场投资股市的热情,大量资金从各方涌入股票市场,股市大幅上涨,与央行降息刺激实体经济的本意背道而驰。有评论认为,这让央行陷入了两难的尴尬境地,如果继续加大宽松力度,是否会助涨本已疯狂的股市,抽离实业资金?如果按兵不动,高企的利率是否会令疲弱的经济滑入深渊?

降低贷款基准利率,表明上看可以直接减轻企业贷款利息负担、降低融资成本,缓解实体经济融资难问题,从而促进实体经济发展,但事实上这只是央行一厢情愿的良好期望而已。通过降息政策来解决融资难,只能是缘木求鱼,央行降息说白了是一种价格管制,因为资金借贷行为是由市场经济主体来完成的,资金产品价格(利率)也是由供求关系来决定的,而降息政策对资金供求关系的影响并不大。

降息之后,从存款方面来看,尽管存款基准利率下降,但出于激烈的市场竞争考虑,多家银行宣布将各档次储蓄存款最新利率一浮到顶,均较央行的基准利率上浮20%,实际上抵消了存款的降息效应。

而贷款方面,银行作为追求利润最大化的经营主体,自然是将贷款投放到最赚钱的地方,央行下调贷款利率,相当于下调了贷款利率上限,本质上是种价格管制,在这种情况下,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造成结果不外乎有几种。其一,在政策允许范围内,银行提高贷款利率上浮幅度;其二,通过各种附加条件变相提高融资成本,譬如要求借款企业保留存款、搭售各类银行产品、收取所谓的顾问费等;其三,形成贷款腐败和权力寻租,银行将资金低成本贷给关系户,再由这些关系户高价转贷给真正有资金需求企业;其四,贷款更多投放给信用风险低的客户,譬如国企或大型企业,而减少中小企业贷款投放,因为贷款给中小企业,银行需要承担较高的经营成本和信用风险,又无法通过高利率得到合理补偿;其五,银行惜贷,当贷款利率降低到无利可图时,银行则会停止或减少贷款发放。从以上几种情形看,在资金供求关系没有发生实质变化的前提下,不管名义利率如何,降息政策都不会降低中小企业实际融资成本,反而加大了融资难度。

央行近年来一直致力于利率市场化改革,但却又期望通过降低基准利率来解决实体经济融资难问题,既与市场化机制背道而驰,也达不到预期政策效果。古时大灾之年,灾区出现粮价飞涨,官员往往下令不得妄增米价,并严惩涨价米商,本意是想平抑粮价从而帮助灾民渡过难关,但其结果却导致粮食更加紧缺,好心办了坏事。宋代有个越州太守,在饥荒之年,不但没有平抑粮价,反而让有多余粮食之人尽管“增价粜之”,想卖多少价钱就卖多少价钱,并布告天下,此地粮少价高,速来。各地米商见有利可图,纷纷运米前往该地,很快越州的商品粮供应充足,米价也跌了下来。这个太守实际上是巧妙地运用市场经济这只“看不见的手”来解决米荒,冯梦龙在《智囊全集》记载了这个故事,称赞该太守真是个有见识的人。

在现阶段降息完全没必要,目前影子银行利率是银行贷款利率的23倍,通过影子银行融资的主要是中小企业,中小企业是利率双轨制的最大受害者。官方利率不是太高而是太低,如果一味降息,最大的受益者还是大型国企和地方政府,对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效果甚微。

声明: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阅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您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处理,谢谢!

让发行变的更简单让订阅变的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