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我得杂志网 > 新闻中心 > 杂志文章 > 技术宅拯救世界
技术宅拯救世界
 
近期我采访了几位90后创业者,他们或是志趣所向,或是半路出家,最终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技术型创业”之路。他们足够年轻,热爱自由,标榜个性,似乎不受任何限制,甚至带有某种破坏性。或许正是这种“破坏性创造”的精神,让这些“技术宅”纷纷走上了创业之路。

技术宅,是“宅”的一种高级进化形态。他们高智商、内向、偏执,自我意识过剩,或许还有很多怪癖。但通过手里独一无二的技术,他们深信可以将现实世界改造成更为理想的模样。就像上个世纪90年代末苹果电脑的广告词说的那样:“只有那些疯狂到以为自己能够改变世界的人,才能真正改变世界。”

几个技术宅凑在一起,往往就是一出好戏。2014年4月,电视剧业界翘楚HBO推出了情景喜剧《硅谷》,讲述的正是四个Geek程序员在硅谷艰难坎坷的创业融资经历,以及与势利狡猾投资人周旋博弈的故事。他们都是硅谷最常见的程序员,20岁出头,带着一些“后现代”的idea。即使只是蜷缩在房间的一个小角落,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能得到投资人的赏识,但他们依然野心勃勃地相信,自己的想法和能力能改变世界上的一些东西。“人们会不赞同你的方向,会质疑你的产品,批评你的推广策略,但是他们不会嘲笑你,不会质疑你的选择。因为你身边的所有人都在这么做,在抱着改变世界的决心努力。”
真正的技术宅都极富实干精神。在对社会种种装逼式的不满面前,他们看到的是一种全新的可能。一旦有了好的想法,他们会立刻开始没日没夜地工作,疯狂地把它变成现实。之后,他们会找到投资者和战略顾问,这时他们会表现得非常成熟,如果这个想法不行,就去试下一个想法。

这正如2014年世界杯阿迪达斯的主题,“All in or Nothing”。为了创业,不少90后都选择了辍学,放弃高薪工作,甚至放弃绿卡。仿佛应于某种召唤。“一起唱”创始人尹桑是在美国宾利学院读到大二时回国创业的,他说:“对我而言,辍学根本不是一个无法理解的事情。我当时的专业叫创业学,专业里的7个人全部都辍学了。所以在精神上,我们不会有这个枷锁。我不仅自己辍学,还把女朋友也忽悠辍学了,还忽悠她父母同意她辍学回来跟我一起创业。”

或许,我们没有必要给他们贴上90后的标签。从乔布斯到扎克伯格,这种“All in”的基因,一直流淌在技术宅们创业的血液里。尽管今天的国内创业者已经逐渐告别了“硅谷崇拜”的年代,但这种“极客精神”却是全世界技术宅们所共通的。

长久以来,中国的投资人习惯于“走捷径”,直接将国外已经成熟的产品和运营模式拷贝过来,只需稍作些修改和本土化工作即可。已经站稳脚跟的巨头们,则垄断着流量、资本与公共关注。移动互联网的出现,使得这种“山寨模仿”和“巨头垄断”的模式终于有了颠覆的可能。

也许这并不是一个属于极客的时代,但“极客精神”已然在每一个用户的心里播下种子。哪里需要那么多的“趋势”、“大势”和“风潮”? “饿了么”、打车APP、余额宝等产品的迅速崛起,证明比起那些虚无缥缈的概念牌,实实在在地戳中用户痛点,显然来得更为有效。于是,众极客们瞄准时机,果断出手,方才创造出了这个技术宅们的“创业春天”。

对于他们来说,创业不只是创业,更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生活态度。借用尹桑的话,是“对理想的追求,对细节的不在乎,对创造力、对纯粹产品的追求”。脸萌的创始人郭列曾说:“现在的很多90后,包括来我们团队一起工作的人,他不会管你这个公司稳不稳定,会不会倒闭,他只会管这个公司好不好玩,以及老板傻不傻。”

“新的时代一定会有价值,这是深入骨髓的生活感悟,而不是一个流于表面的商业模式。”尹桑如是说。这,也许正代表了众多技术宅创业者们的心声。
声明: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阅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您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处理,谢谢!

让发行变的更简单让订阅变的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