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我得杂志网 > 新闻中心 > 杂志文章 > 国外风险感知研究理论回顾与述评
国外风险感知研究理论回顾与述评
 
  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现代化进程的加快,众多的环境和社会问题突显出来。如何及时有效的应对自然灾害,突发事件,灾难事故等引起了广泛的关注。正确的认知风险,了解公众风险感知的规律,引导公众正确的应对行为,有助于制定科学的政策,协助政府的危机管理。在理解风险和风险感知的基础上,介绍国外有关风险感知的研究理论,对其中的经典理论心理测量范式,风险的社会放大理论和文化理论进行探讨,并简要的分析风险感知的发展趋势。
    

  郑淑芳  

  一、风险与风险感知

  风险一词起源于西方探险家,意指在危险的水域中航行。欲为风险进行精确的定义并非易事,因其会因不同的研究目的而有所差异。Knight (1921)认为风险可以表示为事件发生的概率及其后果的函数:即R=F (P, C), 其中R指风险程度,P指事件发生的概率,C指事件发生的后果。这一定义强调风险的是某一事件产生我们所不希望的后果的可能性。Lowrance(1976)认为,风险是指用来衡量不利效果的机率与强度,或是描述有害结果的可能性及后果。Gratt(1987)定义风险为事件发生的机率与事件发生后果的乘积。Gordon Dickson(1989)曾经给出如下概念:“对某种不确定情况下可能发生的结果客观地表示怀疑和忧虑,即为风险;对某一经济损失发生的不确定性,即为风险;风险是一种不能预测的、其真实后果可能与预测后果不同的趋势;灾难事件发生的可能性,即为风险;损失的可能性即为风险;一切危险的综合体,即为风险。” Sitkin 和 Pablo(1992)认为风险是一个多纬度的概念,它包含三个纬度:结果的不确定性 、结果的预期性 和结果的可能性。Sjoberg(1998)认为风险是一个心理学概念,即风险是期望的或可能的消极事件。社会学家 Ulrich Beck(2001)认为,“风险是一种指明传统终结和自然终结的概念。也就是,在传统和自然失去它们的效力并依赖于人的决定的地方,才有风险。” Rosa(2003)则认为风险是指人们认为一种情形或事件(包括人们自己)有危险性,而且这种情形或事件的结果具有不确定性。Aven 和Renn(2009)认为,所谓的风险是有关于不确定性和后果严重性,风险代表着威胁人类的价值。

  感知这个一词源自心理学,指的是获得知识的过程,包括感知、表象、记忆、思维等。       风险认知相关的研究最早可以追溯到 1944年Vo Neuman Morgenstern 的预期效用理论。Starr(1969)发现风险可接受性不仅仅关系到风险本身的收益评估,更要考虑人们的主管尺度,如自愿性等,他的理论为今后风险感知研究奠定了理论基础。Slovic (1987)也认为人们主要是依赖直觉的风险判断来估计各种有危险的事物,即称为风险感知。在此开拓性的研究之后,关于风险感知的研究与理论快速增长。现今风险认知相关研究日趋广泛,扩及人类学、心理学、社会学、地理学以及政治学(Slovic, 1987)。Cutter(1993)定义风险认知是为了解特定风险的判断,并对风险产生评估与行动的过程。Leiss and Choiciolko(1994)曾指出,风险认知就是一种印象,透过直觉评估风险的过程。所以,风险认知基本是属于人们主观上的判断,且受到日常生活经验的影响。Wogalter et al.(1999)风险认知是广义安全警告的概念,个人全面的觉察以及了解有关危害的可能性和情况,和可能导致潜在伤害的一种情境。Sj·berg(2004)指出风险认知是主体对特定事故概率的评价,以及自身同这个不利结果的关联程度。他还认为,认知的风险包括对概率和消极结果的严重性两者的评估。 

  二、风险感知的理论研究

  Renn and Swaton(1985)曾根据风险感知研究者所关心的问题,将风险感知的研究粗略地分成一下四种:第一,古典决策理论,着重在决策过程中的合理性,并且假设民众可以利用正式的原理将自己的决策最优化;第二,心理决策理论,强调个人,依特定认知结构来进行决策与判断;第三,社会心理学判断与归因理论,专注于社会环境、价值、规范、角色等与个人判断之间的互动;第四,社会学的系统理论与政策分析,主要在探讨群体对风险的反应,着重于社会价值的影响力,机构性的限制,参考群体的判断,沟通与权力交换等课题。Dake and wildavsky(1991)整理过去文献发现,有五种探讨风险感知的理论,第一,知识理论,认为知识可事先反应风险认知的趋势。第二,个性理论,认为每个人的个性差异与风险认知有关。第三,经济理论,认为人们的风险感知与经济生活水平及科技生产的效益有关。第四,政治理论,着重个人参与政党及社会运动对科技政策风险感知的倾向。第五,文化理论,认为人们对风险的感知与维系既有生活方式有关。上述学者们所做的分类较为粗略,下面我们对几种典型的理论做较为详细的分析。

  心理测量范式。20世纪80年代,伴随着化学和核能技术的发展,人们开始担忧由此带来的潜在性的巨大灾难和长久灾害,民众通常对此类复杂技术不甚了解,加上此类技术的灾害性后果往往是罕见和延缓显现的,当时很难以用统计分析和试错法来评估这些灾害。为此许多学者尝试研究如何使用量化的方式来测量此类灾害,以及民众是如何评估此类灾害活动和技术的伤害性,也就是所谓的“风险感知”。1980年代开始有学者运用心理测量范式进行风险感知研究,心理测量范式包括对民众偏好排序的测量,影响因素的分析,预测接受程度等,此方法是风险感知研究中最广泛使用的量化方法。为探讨某种活动或公共设施可能的安全性与风险性,最早发展出心里测量范式法,指出风险感知可大致将风险分为感觉得到的、公平的及可接受的风险,并进行量化判断。随后以Slovic等人提出的心理测量范式最为著名。Slovic风险感知研究的目的有三:一是了解民众对风险的看法,以及影响风险感知的因素;二是发展更好的研究方法和理论,以探索民众对新危害物的反应及管理策略;三是发展良好的评估技术,以进一步探索民众对风险的复杂想法。Slovic(1987)把风险感知以风险恐惧性与风险未知性作为风险因素分析的基础,受测者通常被要求针对各种危险事物做出数量化的判断,并透过风险特征建构一套模型,用以解释民众对于风险感知的差异。Slovic首先揭示了人们的表达性偏好,即通过问卷调查来了解民众的风险感知偏好,通过分析出影响风险感知的因素,为风险分析和政策制定提供依据。Slovic根据风险的恐惧性和未知性两个指标设计出的“风险认知地图”能够直观的辨识出风险因素的位置与性质,一定程度上解释民众是如何感知到他们所遇到的风险。心理测量范式的提出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它有力的推进了风险感知的研究,并被广泛的应用到以后的风险感知研究中。

  风险的社会放大理论。Kasperson(1988)等人提出了风险的社会放大理论。该理论认为与危机事件会与各种心理的,制度的,文化的和社会的过程产生互动,进而减弱或加强民众的风险感知,并导致民众各种风险行为的产生。进一步的,民众的这些风险行为又导致了了新的经济或社会后果,进而造成风险的社会扩大效应。基于这一观点,Renn等人研究认为,最适合的物理风险预测变量时“暴露程度”而不是其他的伤害指标,并且暴露程度与人们的恐惧和媒体报道紧密相关。该文原载于中国社会科学院文献信息中心主办的《环球市场信息导报》杂志http://www.ems86.com总第565期2014年第33期-----转载须注名来源风险的社会放大理论还认为风险本质上是非个人的而是社会集体的,因此要基于社会结构的分析,才能进一步的掌握民众风险感知的特性。Beck的风险理论集中于探讨风险与社会现代化过程的关联,风险感知与现代的反思,个性化与全球化相关,打破社会既有规则的不安与恐惧,以及风险全球化皆成为现代人风险感知的特征。Foucault 的风险统治理论主要议题是风险相关的专业训练、规章制度与机构,以政府危机管理为例,政府所有的危机管理政策都必须依存于对风险的客观了解,和对民众风险感知的合理分析。Giddens(1991)将民众的风险感知与现代性的问题联系起来,认为现代性的专业系统使得一般人无法自行处理许多风险,需要依赖组织,媒体和社会文化等。简言之,风险感知涉及复杂的社会沟通与决策过程,社会的组织方式,发展阶段等方面。Renn(1992)指出风险社会理论包括社会建构理论,社会流动理论,组织理论,系统理论,新马克思主义批判理论,每一风险感知理论有其不同的社会发展环境与背景。风险的社会放大理论考虑到了风险评估,风险认识,社会环境,制度结构等因素,综合了不同风险的研究思路,发展了一种综合的理论框架,扩宽了风险研究的视野。

  文化理论。除心理学派的研究外,以文化层面的风险感知研究也备受重视。Douglas(1984)等人提出的风险认知的文化理论认为,人们所属的文化群体能够通过共同的“世界观”来解释群体成员的风险感知特征,用 “社会关系”和“文化偏差”来说明风险认知之中存在差异原因。简言之,民众的风险感知会受到其社会文化信仰、社会背景和生活方式等的影响,例如宗教、职业家庭等,且不同时期也会有其所强调之价值观,此外也受到资讯信任程度的影响。Douglas根据人的群体性和网络性,把民众分为四种类型:平等主义者,个人主义者,等级主义者和宿命论主义者。每种类型的人都有自己特有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他们的风险感知也相距甚远。平等主义者对使用新技术或破坏环境所产生的风险十分警觉,个人主义者更愿意把风险视为一种机会,等级主义者认为政府和专家做出正确决策的话风险是可以接受的,宿命论者则出于风险的不可避免与自身的无能为力而漠视风险。Dake(1991)根据上面的种类划分,发展出了对这四个种类的风险感知的测量量表,研究发现文化理论在一定程度能解释民众的风险感知。Gaillard(2008)对菲律宾的山区民众的风险感知调查研究,证明生活方式和历史文化传统深刻的影响着民众的风险感知和应对行为。然而也有学者提出与此相反的观点,Brewer研究认为文化因素对人们的风险感知差异影响很小。风险感知的文化理论研究还停留在质的研究层面,定量研究的缺乏导致其较为缺乏说服力,但是它为我们开展风险研究提供了新的思考和借鉴。

  风险感知研究作为危机管理的重要环节,已经成为灾害学、心理学、社会学等领域的热点问题,回顾国外风险感知的相关理论,我们可以发现风险感知具有以下发展趋势,伴随着风险感知的迅速发展,多种研究工具和方法在风险感知的研究中得到广泛应用,然而由于影响风险感知的过程复杂,不同的研究方法在应用时缺乏一定的规范,未来的风险感知研究可针对不同的灾害发展出适应性较广的研究模型。同时,研究者们已经逐步认识到民众风险感知影响因素的复杂,未来的研究将从社会、经济、文化等多角度分析民众的风险感知。总体来说,风险研究的历史起步较晚,风险感知方面的研究也不成熟,由于危机灾害的多样性和风险感知的复杂性,目前尚未有普适性的理论和方法,因此,在今后的研究中应加强理论构建,以定量的实验研究为支持,不断完善各种研究理论范式,能够正确引导民众的风险感知和应对行为,也为政府的危机管理政策提供科学依据,从而使风险感知研究更具有理论和实践意义。
声明: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阅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您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处理,谢谢!

让发行变的更简单让订阅变的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