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我得杂志网 > 新闻中心 > 杂志文章 > 解开家族企业的传承魔咒
解开家族企业的传承魔咒
 
  继承,还是“独立”?放手,还是培养?

  当父辈的荣光洒满改革开放后的前30年,如今,家族企业的“二代”们该用怎样的颜色画出属于自己的“版图”?而“一代”又该如何面对与自己截然不同的“二代”?

  可以说,当前中国经济最大的隐患,不是人民币升值、内需不足、生产过剩之类“高大上”的因素,当家族企业逐渐成为中国经济的主体,其传承的成败,就成了从企业管理到宏观经济的一个要害问题,这个问题如无解,其他“高大上”都无解。

  但俗话说,创业难,守业更难。

  这种现象在正破产中的海鑫钢铁集团案例中,体现得最为极致。11年来,从一个初出茅庐的青年,成长为山西首富的李兆会,有三次引起全国媒体的关注:一次是父亲罹难被迫接班,一次是迎娶女星的盛大婚礼,再有就是当下的这次破产悲剧。

  在惋惜曾经的首富家族轰然倒下时,我们对家族企业的传承这一话题有了更深的思考,并有大量的前沿管理成果可供读者分享。因此,本期《中外管理》特别邀请了多方行家,深度解读当前中国家族企业二代接班的现状和问题,并且展示关于接班难题最前沿的管理探索。

  在这里,您将触摸到属于中国家族企业的传承之道。管理

  (邓纯雅、李靖)

  能赚钱的是生意,能传承的才是事业。在事业的传承中,有眼力的父辈,有潜力的子女,有能力的教练,一个都不能少。

  创二代:不需模仿英雄,而要成为领袖!

  文/杨思卓

  二代接班难,不亚于创业!

  在一般人的认识里,二代接班一定比一代创业容易,因为父辈已经为他们趟出一条血路。

  但事实并非如此。在家族企业比较成熟的美国,家族企业的平均寿命只有24年。30%的家族企业可以传到第二代,70%以上的家族企业,到了第二代或者改换门庭,或者干脆消失了。粗略估算,只有13%的家族企业能够传到第三代。

  而在美国,创业的成功率却是33%。相比较而言,传承家族企业与白手起家创业相比较并没有多少优势。

  二代接班把家族企业做好的难度,不亚于创业成功。而且可能还会承受巨大的社会压力:做好了社会也不承认,会说企业是祖辈、父辈留下的,谁接了班都能做得好,甚至“本应”做得更好;做不好的话,人们会说败家;如果做得不好不坏,人们则会说坐吃山空。

  这不,2014年,山西最大的民营企业海鑫钢铁面临重整困境,作为二代接班的李兆会就被当成败家子,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上。

  “英雄”是学不出来的

  2003年,当时年仅22岁的李兆会,因为父亲李海仓遭枪杀身亡,不得不中断学业,从澳大利亚回国,子承父业,接管海鑫钢铁集团——这个几十亿资产的大型企业。

  尽管坐上了董事长的位置,但当时绝大多数人认为,至少一年的时间,李兆会都会处于权力被架空的窘境。因为李兆会的“辅佐大臣”足足有10名,其中亲叔叔就占了4个,而且他们都在海鑫担任要职。其中,叔叔李天虎参与经营企业多年,当了多年的经理人,还掌握了领导权。

  但令人意外的是,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李兆会就把叔叔李天虎赶下了台,“发配”到基层做了一个厂长。不久,他又把副董事长辛存海调离权力核心,对海鑫高层进行“大换血”,掌握公司实权,亲自驾驶这辆企业之车。

  可惜,掌权之后,李兆会放在钢铁主业上的精力很少,连当地的政府官员想见他都找不到人。于是,一些痛心海鑫钢铁沉沦的人对李兆会的评价是:“败家子”。

  如果按照六维领导力模型分析,李兆会的学习力、决断力、影响力都不错,教导力、组织力、推行力也堪造就,是一棵可栽培的好苗子。在2004年的《福布斯》排行榜中,海鑫钢铁从“李海仓时代”的第27位前移到第19位。

  只是,与父亲李海仓潜心做实业不同,李兆会更倾向于玩资本。有人说他的战略错了,其实未必,做实业还是玩资本,本没对错之分。因为做老板的本来就有两种人:牧人和猎人。牧人就是做实业,拼的是耐力;猎人就是玩资本,拼的是眼力。李兆会进入资本市场本还是有天赋的,10年股权投资赚了42亿,还算是一个赢家。因此,了解李兆会的人评价他说:这是个很有爆发力的人。

  事实上,富二代本质上是创二代。因为就算接着父辈做,也必须升级转型,那种成功的概率也只有30%,况且二代还没有父辈的经验,不亚于重新创业。在中国特色的环境下,一代很多的成功带有偶然因素,而且大多数创一代是英雄——然而,英雄是学不出来的;对于创二代来说,要学的是领袖——那么。领袖怎么学来?

  一流的传承,必有一流的“教练”

  一个好的运动员如果没有好的教练,靠自学成才太慢。更甚者,只靠自己去练,大半会练废的。

  拿跨栏运动员出身的孙海平来说,有着1.83米的个头,也有惊人的爆发力,再加上刻苦训练,立志要成为全国冠军。但是,从1971年一直到1978年,无论他怎么刻苦训练,成绩始终停滞不前,最好成绩也就是华东地区第三名。直到退役,他才发现自己的训练方法并不科学。
声明: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阅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您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处理,谢谢!

让发行变的更简单让订阅变的更方便